北京中科白殿风医院好不好 https://m-mip.39.net/nk/mipso_5112756.html

都市快报讯据统计,当下,我国肺结节的检出率为20%-40%左右,其中诊断为恶性的比率约为2%-3.6%。定期体检人群中,新发孤立性肺结节在30岁以下人群中的恶性率为1%-5%,70岁人群肺结节恶性率最高可达80%以上;单纯性磨玻璃样肺结节的恶性比例可达59%-73%,伴有实性成分的磨玻璃结节恶性比例可高达80%以上。

在浙江省,肺癌已连续20年霸占癌谱的第一位,国家癌症中心最新统计数据也显示,肺癌同样位列我国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第1位。年,我国新发肺癌病例约为78.7万例,因肺癌死亡人数约为63.1万例。平均每分钟就有一个人因肺癌去世,并且女性患肺癌的比例越来越高。

去年8月,杭州有一家企业组织员工体检,为全体员工增加了肺部CT检查,包含在职和退休职工在内共人,共有人查出肺部有结节,其中男性83人,女性人。这其中,磨玻璃结节人,其中男性63人、女性96人。剩余37人,则被提示有肺部多发小结节、实性小结节等。不难看出,在人检出的肺结节中,磨玻璃结节占了绝大多数,高达81%。

检出肺结节的人,年纪最轻的男性25岁,女性为23岁;年纪最长的男性和女性分别为87岁和84岁。而从年龄段来分析,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,30岁开始,发生肺结节的概率开始明显升高。

从肺结节的大小来看,94人提示有8毫米以下肺结节,8人的肺结节在1厘米以上,肿瘤需考虑或待排查的共5人。

在医生出具的复诊建议中,3-6个月复查、建议呼吸内科就诊这些字眼出现的频率最高,有5人被建议去胸外科进一步就诊评估。

随着肺结节的检出率越来越高,随之而来的是公众对肺结节尤其是磨玻璃结节的焦虑、不安甚至恐惧。很多人提心吊胆,寝食难安,总是担心结节转变成癌,谈结节色变。

于是,有的人查出肺结节,医院,找不同的专家就诊,当不同医生得出截然不同的建议后,他们更加迷茫和焦虑;有的人不停做CT,紧张得不得了;也有人心一横,不管结节良性还是恶性,也不管结节大小,手术切除以求安心。

那么,查出肺结节特别是磨玻璃结节,我们到底该怎么办?应该先去哪个科室复查?什么样的结节要手术?肺结节手术又是怎么做的?如何权衡好“及时根治”和“防止过度治疗”?

这一期健康“深8度”,都市快报请到医院呼吸内科、胸外科、放射科多位肺结节诊治的权威专家,请他们从内科、外科及影像学的角度,和大家详细讲讲肺结节的成因、诊断标准、治疗手段等。

人生第一次做肺部CT查出9毫米磨玻璃结节

42岁叶子的7次复诊之路

第一次查出肺部磨玻璃结节,你会怎么做?是紧张焦虑,四处找专家会诊?为了安全起见选择尽快手术切除?还是不慌不忙,继续随访观察?

42岁的叶子(化名),去年8月参加单位组织的体检,人生第一次做了肺部CT检查,没有任何症状,右肺上叶查出了9毫米大的磨玻璃结节,体检报告单打上了5个字:肿瘤需考虑。

看到这个吓人的结论,叶子当场蒙了,和很多初次查出肺结节的人一样,她踏上了四处复查的就诊路,医院,放射科、呼吸内科、胸外科专家看了个遍……

年8月20日

做完胸部CT医院电话

在发现磨玻璃结节之前,叶子自认为身体很不错,几乎连感冒都不大有,一周运动两三次,生活作息规律,没有吸烟、油烟暴露等高危因素,往年体检也都没查出啥大问题。因为未满45岁,她之前从没主动做过肺部CT检查。

去年8月,叶子单位组织体检,为所有员工安排了肺部CT检查。

体检完的第二天,临近中午,医院(以下称A医院)打来的“你有肺部磨玻璃结节,9毫米,医院复查。”

磨玻璃结节?9毫米?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挂了电话,叶子有点蒙。对于肺结节,她没有一点概念,对结节的大小好坏更是一无所知,况且当时连体检报告都没拿到。

很快,叶子又投入到下午忙碌的工作中,医院电话,成了那天发生的一个小插曲。

当晚回到家,叶子不经意说起白天的事,倒是一旁的家属,变得有些紧张,默默打开电脑开始搜索,越搜索眉头皱得越紧。

“你赶紧听医生的话,挂个号去复查一下。”家属催促叶子。

“怎么这么紧张,又不是什么急事!”叶子嘟囔。

拗不过家属的反复催促,第二天一早,叶子挂了A医院呼吸内科的普通门诊号。

年8月21日

第一次复诊:A医院呼吸内科

建议:先消炎观察

接诊的是个男医生,他调出了叶子前两天做的肺部CT影像,放大,再放大,仔细观察结节的边边角角,叶子突然觉得有点忐忑。

“有时候咳嗽过,或者得过肺炎,肺部会有炎症阴影表现,可以先吃点消炎药,抗炎治疗试试,看看病灶会不会小下去。”男医生没有直接说这个结节是好是坏,也没有建议叶子去找胸外科医生,先给叶子开了莫西沙星片,抗炎症治疗。

考虑到这是叶子第一次做肺部CT,没有任何影像对比,男医生建议叶子三个月后再去复查CT。

年8月24日

第二次复诊:B医院胸外科

建议:是个懒癌,继续观察就好

A医院呼吸内科医生的判断,让叶子心里舒缓了很多,走出诊室,她在附近超市买了一份甜点,“安慰下受到惊吓的小心灵。”

回到办公室,家属的电话就追过来了,“医院看看,多听听专家的建议总没错的。”自从叶子查出磨玻璃结节,家属的反应一直比她紧张,不停在网上搜索各种关于磨玻璃结节的资料。

“想想毕竟肺里面长了个东西,也算是大事情了,医院比较一下也没错。”8月24日下午,叶子挂了B医院胸外科的专家号。

接诊的也是一位男医生。叶子打开手机上的云影像,递给医生看。

“是个懒癌。”听到癌字,叶子心里咯噔一下。

男医生接着说,“基本上是跟人共生存的,几乎不会变,没关系,不用太去管它,半年后再做个CT对比看看。”这让叶子悬着的心,又放下了。

从B医院出来,叶子脚步轻快了不少,医院的专家结论相仿,没必要再纠结。

年8月27日第三次复诊:C医院放射科

建议:结节不大好,尽快动手术

医院两位专家的诊断,并没有消除叶子家属的担忧,磨玻璃结节,又是9毫米,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不放心。

“既然呼吸内科、胸外科都看了,要么让放射科专家再去看下片子,他们每天看那么多片子,看肺结节应该比较准的。”同事也担心叶子,一边建议,一边开始联系朋友打听放射科专家。

“C医院放射科这个专家很有名,找他看肺结节的人很多,经验丰富,我托人加了个号,明天你再去找他看看吧。”热心的同事给叶子支招。

8月27日,带上打印出来的片子,叶子赶到C医院找放射科专家。

“专家看得特别细,手机上的云影像仔仔细细看,又对照打印出来的胶片看,看了快20分钟,边看偶尔还皱皱眉头,我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。”叶子说。

“你这个结节长得不大好,位置比较深,而且临近有一条血管经过,要尽快动手术,而且可能做不了微创,得开刀。”听了专家的一番话,叶子的心一下又揪了起来,“本以为会和前面两次诊断差不多,没想到是两个极端。”

医生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诊断意见,这一次,叶子有些心跳加速,被吓到了。走出诊室,她迷茫了:手术?不手术?到底该听谁的。

年10月13日

第四次复诊:A医院呼吸内科

建议:不大好,转诊到胸外科吧

医院,看了三个医生,得出两种结论,叶子有点心烦,加上抗炎治疗药物的副作用,那几天,叶子总感觉头昏昏沉沉,没有精神。

但很快,她就调整了心态。经过全家人的慎重考虑,她还是决定,继续抗炎治疗,过两三个月再复查CT,看看结节有没有变化。

这之后,叶子该忙的时候很忙,该放松的时候放松,每周两次运动也没落下。“那段时间,我的生活看似回归如常,但似乎又不一样了,生活里多了一颗肺结节的困扰。”

10月13日,距离第一次CT不到两个月时间,陪妈妈去做肺部CT的叶子,再次来到A医院,把CT复查的日期往前挪了挪,给自己做了HRCT(注:一种高分辨率CT,比一般CT图像展示更薄也更清晰)。

HRCT提示:发现肺部阴影,较年8月20日相仿,抗炎后复查,较前相仿。

叶子再次挂了A医院呼吸内科普通门诊号。“抗炎治疗后病灶并没有小下去,这个结节从形态等来看确实不大好,最好找胸外科医生会诊。”

看了叶子的HRCT结果,这次,呼吸内科医生的诊断处理打上了:胸外科会诊,并马上联系了A医院胸外科医生转诊。

年10月13日

第五次复诊:A医院胸外科

建议:暂时不用手术

听了呼吸内科医生的诊断,叶子有些沮丧,折腾来折腾去,还是逃不掉挨这一刀。但她又有些侥幸心理,再听听胸外科医生的建议,万一不用手术呢?

当天,呼吸内科把叶子转诊到了胸外科,胸外科接诊专家调出叶子的片子看,“这个情况还可以再观察,现在不需要手术,过半年再做CT复查。”

看到专家对自己的磨玻璃结节诊断说得云淡风轻的样子,叶子的心情又跟着明亮了。两个胸外科专家的意见一致,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?

年4月1日第六次复诊:A医院呼吸内科

建议:结节的大小没变

但亮度增加了,还是手术做掉

今年3月底,叶子单位一年一度的体检又开始了,这个时间,又恰是医生说的半年复查CT的时间。

3月30日,叶子做了肺部CT。3月31日,医院发来的短信复诊通知,在原来磨玻璃结节的基础上,右肺上叶尖段又新增了一个3毫米的磨玻璃结节。这期间,叶子的同事也查出了7毫米×5毫米的磨玻璃结节,查出来的第二天就去住了院,做了手术病理切片证实是微浸润癌。医生说还好发现得及时,如果再过半年可能就比较麻烦。

叶子多少有些焦虑了。4月1日,她挂了A医院呼吸内科专家号。专家调出去年两次CT的影像和今年的一一做对比,认为结节大小虽然没变,但亮度变亮了很多,不是很好,建议还是手术做掉。

年4月6日

第七次复诊:A医院胸外科

建议:手术可做可不做可继续观察

5天后,叶子又去A医院胸外科找专家就诊,专家仔细比对影像,认为结节变化不大,手术可做可不做,可以继续观察,3个月复查CT。

虽然,对于自己这颗结节的处理意见,专家的意见还是不一致,但叶子已经变得坦然,更是做好了随时手术的准备。

叶子说,从去年查出磨玻璃结节到现在,一共8个月时间,反反复复就诊复查,经历过过山车般的情绪起伏,也曾在手术和随访之间摇摆,但至少,8个月的等待,暂时还是安全的。

“现在,我会更倾向于听取胸外科医生的建议,如果他们说还可以观察,我就继续观察,毕竟动一刀对身体的伤害还是很大的。但如果医生说要手术,我也不会犹豫,我相信医生的专业判断。”

如今,叶子依然坚持运动锻炼,尽量保持平和的心态,“万一哪天真的要手术,我要有好的体质,才能更快恢复呀。”

影像所见:

两侧胸廓对称,气管居中,两肺纹理清晰,右肺上叶见一类圆形淡模糊高密度阴影,直径9mm;右肺中叶及左肺下叶见少许索条状高密度影,余肺野内未见异常密度影,各叶段支气管腔通畅,未见明显狭窄和扩张,两肺门及纵隔未见明显肿大淋巴结。

诊断结论:

右肺上叶磨玻璃样结节,肿瘤需考虑,请结合临床及复查。两肺少许纤维增殖灶。

年8月20日,做完胸部CT第二天,医院电话。

影像所见:

右上肺见一个1cm左右的小结节,密度较低,呈磨玻璃状,结节边缘毛糙,邻近有一条血管经过。其余肺部未见明显异常。纵隔未见异常。

影像诊断:

右上肺小结节,建议一个月后复查。

年8月27日,第三次复诊,C医院放射科专家诊断:结节不大好,尽快动手术。

结论:

右肺上叶小片磨玻璃影,较前(-10-13)相仿,复议复查。右肺中叶少许纤维灶。右肺见两枚小结节,其中一枚为磨玻璃结节,较前新发,建议年度随诊。

年3月30日单位体检,CT报告显示:结节大小没变,又多了一枚磨玻璃结节。

是好是坏主要看三点:大小、密度、生长速度

带你看懂肺磨玻璃结节

这两年,随着磨玻璃样结节在临床上检出率不断增高,社会大众间甚至有一种说法——得了磨玻璃结节就离肺癌不远了。甚至有人说磨玻璃结节就是一种癌症,只是“惰性癌”而已。真是这样吗?磨玻璃结节到底是什么?它与肺癌到底是什么关系?

为了搞清楚大家的疑惑,都市医院放射科、呼吸内科、心胸外科的肺结节诊疗专家,先给大家解答这些基础问题。

结节到底是什么?

肺结节是一种影像学表现,是指肺部X线或CT图像上出现的结节状影像,是单一的、边界清楚的、影像不透明或半透明、直径小于等于3厘米、周围完全由含气肺组织所包绕的病变。

(注:实性结节是指肺内圆形或类圆形高密度阴影,在CT下呈现白色的影子,足以掩盖它走行的血管和支气管。亚实性结节就是所谓的“磨玻璃结节”,磨玻璃结节下面又分为纯磨玻璃结节、混杂性磨玻璃结节这两种。)

磨玻璃结节是好是坏主要看三点

1.看大小:一般8毫米为警戒线

专家们普遍认为5毫米以内的磨玻璃结节相对安全,恶性概率较低。

一般共识以8毫米作为警戒线。

那是不是结节在增大,就说明它在恶化?浙江省医学会放射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、医院医学影像科主任许茂盛说,一般需要增大2毫米以上,才认为结节在增大变化。

浙江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影像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、医院放射科主任杨光钊说,2毫米以内的误差是合理存在的,比如一个病人今年查出4毫米,明年6毫米,其实不一定是磨玻璃结节在进展,这两个数字一定要有可比性,CT扫描设置的厚度、剂量等要一样,最好放在同一屏幕上比较,医院或换了机器所致的CT扫描条件不同或测量方法不同引起的误差。所以我们一般建议首次查出肺结节之后,医院同一台机器进行复查、随访。

至于是否需要手术,不能仅靠肺结节的大小,需要多学科会诊尽可能明确诊断后,再进行必要的手术。

2.看密度:>-hu,是浸润性肺癌的概率大

磨玻璃结节之所以叫“磨玻璃”,和它的样子有关。磨玻璃结节是肺内密度轻微增加,它像一团云雾一样,在肺窗内透过这团云雾,仍隐约可见血管、支气管,就像通过磨砂玻璃观察一样。

纯磨玻璃结节和混杂性磨玻璃结节的区别,在于实性成分不同。纯磨玻璃结节在CT上看不到任何实性成分,或实性成分小于5%;而混杂性磨玻璃结节,在CT上可见实性成分。

浙江省医学会胸外科分会常务委员、医院心胸外科主任何忠良说,纯磨玻璃结节比混杂性磨玻璃结节更常见,但是混杂性磨玻璃结节更值得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